剧痛难忍的李子豪惨叫着跪在了地上,四五十岁的人了,眼泪都哗哗往下流。

“爸!救我啊!

我要死了!我的手断了!

你们这些废物是干什么吃的?

赶紧过来弄死他啊!”

剩下三人身上的衣服并不是西服,而是中山装。

跟前面被送进医院的宋阳穿的一样。

听到李子豪的叫喊,他们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只是站在李达雄的身旁。

“陈先生!”李达雄眼角肌肉抽搐,对陈心安说道:“犬子冒犯,还望陈先生高抬贵手……”

陈心安似笑非笑的看着李达雄说道:“李首富,我的手的确很贵!

抬一下可是要不少钱的!”

李达雄没有说话,只是将支票簿干脆掏了出来,放在了面前茶几上。

陈心安呵呵一笑,松开了李子豪已经变形的手指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:

“你们李家仁很有意思,又大方又好心,上赶着送钱,我都不好意思拒绝了!

我很欢迎你们来对付我,这种送钱给我的生意,谁不做谁是傻瓜!”

李子豪痛苦的捂着捧着自己的右手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着:“你给我等着!没有人敢对我……”

“闭嘴!”李达雄怒喝一声,对那两个西服男喊道:“你们把他也送去医院!”

两名西服男赶紧走过来,扶起了李子豪。

“爸,你替我报仇!让你请来的高手弄死那个混蛋!痛死我了啊!”

李子豪一边哭着一边被人搀着走,经过李达雄身边的时候,实在是无法忍受的李达雄站起身,一个大耳刮子就抽在了他的脸上!

“给我闭嘴!滚出去!”

李子豪果然被吓得闭上了嘴巴,抽抽噎噎走了出去。

李达雄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,余怒未消。

两个儿子,老大从小就头生反骨,什么事都跟他对着干。

为了一个贫贱女子,不惜跟家里闹翻,甚至还作出先斩后奏的事情,跟那女人有了孩子!

可是即便是这样,李达雄都没有让步,逼着他跟自己挑选的女人结了婚。

虽然儿媳妇脾气不好,可毕竟是外港大官的女儿,两人结婚后对于李家的实力影响是不言而喻的。

只是让李达雄也没有想到的是,大儿子竟然那么的蠢,那么的倔!

即便是结婚了,也迟迟不跟自己的媳妇儿同房,虚与委蛇几年后干脆不装了,直接离家出走!

儿媳妇更是一气之下回了娘家,虽然没有跟自己儿子离婚,却明目张胆的找了个情人,双宿双栖的过日子了!

至于老二李子豪,这就是个废物!

听话是听话,可性格刚愎自负,愚蠢无能,根本不是接班传承家族的最佳人选。

至于孙子李卓,虽然也不符合李达雄心中的要求标准,可毕竟是亲孙子,而且还年轻,还可以培养。

孙女就别想了,早晚要嫁人,终究是替别人家养的。

其他的李家子弟,不管多出色,都不是嫡系,自己辛苦一辈子打拼的事业,总不可能落入外人手中。

可是现在,陈心安竟然把他想要精心栽培,传承家业的亲孙子,给打废了!

李达雄心中对陈心安升起了滔天恨意,却也只能苦苦压制。

因为在烂尾楼的那晚,他已经领教了陈心安的手段。

今晚为了对付李达雄,他特意请来了三位高手。

有这三个人,抵得上千军万马。

这也是他来晚的原因。

万万没想到,陈心安竟然这么狠,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直接剁掉了孙子的双臂!

也不知道现在送去医院,能不能重新接上。

如果耽误了时间,孙子这辈子就是个残废了。

那他就算杀了陈心安,也无法解气!

只是现在他还没有动手,因为对方除了陈心安,还有别的人,也都拿着家伙。

没想到王应龙竟然变成了陈心安的人!

他阴沉着脸,对龙叔说道:“王应龙,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吗?”

龙叔微微一笑,坐在陈心安身旁,对李达雄说道:“李老板,我王应龙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,什么地位,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!”

李达雄点点头说道:“好!你清楚就好,千万别后悔!”

龙叔洒然一笑,摇了摇头。

他跟李达雄的交情并不深,虽然都是一个时代的人,可是这些有钱人哪个会真正看得起他们这些道上混的?

两人之间也有过几次合作。

不过都是你给钱我办事,双方谁都没有跟谁攀交情。

对于李达雄来说,这些道上混的,终究不过是一个个工具人。

需要的时候用一用,不需要了就不理不睬,哪里有资格跟他称兄道弟!

既然这样,那自己今晚也就不用留手了,这里的人,都该死!

真以为他李达雄有那么豁达胆壮,就带了这几个人来见陈心安?

既然知道他的实力跟身手了,不做点准备,那不是蠢货一枚?

只不过后手的布置还有点时间,他才故作大方,坐在这里跟陈心安面对面。

其实也是为了拖延时间,让自己的布置准备妥当。

他也知道,如果今晚再搞不定这个家伙,以后自己可能真的很难找到机会了!

“陈先生!”李达雄扭过头,看着陈心安说道:“对于今晚的事情,我事先并不知情。

可事情既然发生了,我李达雄也不会逃避!

你也知道,我李达雄就这么一个孙子……”

“打住,其实你并不只是这一个!”陈心安似笑非笑的看着李达雄说道:

“你还有个孙子,只是你不愿承认而已!

不过在我看来,你这个被扔在外面的孙子,比起家里那个要强的多了!

那个废物,除了惹是生非,还能做什么?

富不过三代,你李达雄辛苦一辈子,如果把家业留给现在这个废物,别说三代,三年都能挥霍完!”

“够了!”陈心安的话,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,捅在了李达雄的心口!

他脸色铁青,怒视着陈心安说道:“李家的家事,轮不到外人来指指点点!

陈先生,咱们说正事吧!

今晚这件事,你想怎么解决?”

陈心安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:“是你孙子利用周家把我骗来,想要对付我。

现在你问我怎么解决,那意思是不是,我想怎么解决都可以?

对付想害我的人,我从来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

李首富,我觉得你可能要让你儿子帮你多生一个孙子了!”

李达雄脸都黑了,瞥了一眼身旁的中山装男子。

没想到对方只是皱了皱眉头,并没有对他点头。

也就是说,外面的布置还没有准备妥当,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动手的最佳时机!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怒火,对陈心安说道:“陈先生,明人不说暗话,你开个价吧!”

陈心安想了想,点头说道:“行,李首富痛快,那我也不能婆妈!

就帝王大厦吧!”